【Redmine】 【Wiki】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社区精彩
    查看: 88|回复: 0

    樱 逝

    [复制链接]

    7642

    主题

    0

    精华

    35

    恒心值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3031
    发表于 2019-9-12 06:4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樱 逝
          
       
        1
          
        披上鲜红战袍,放下面罩,跨上了战马,我开始了新的征途…
          
        十万的军队,启程了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能回来,这一次是跟冥国四王子叶离的决死一战,连我也不知道是否有生还机会.
          
        叶离的军队是闻名的死亡骑士军,若是没有他冥国在那个昏君的领导下再该灭亡.也是因为他,冥国才会成为这几个国家中最后一个灭亡的,无论如何就算是牺牲我的生命也要灭掉冥国,这是我的终身的使命.
          
        浩浩荡荡的军队,一刻不停的向前行,想占一个战争的先机,但叶离久经沙场,在我们还未停下脚步就已攻.
          
        黑色战袍的男子星目剑眉,目光尖锐如同一把刀,不寒而栗,眉眼之间有些似曾相识...
          
        2
          
        眼前的人着红色战袍,面罩遮脸,这就是传说中的鬼面夜叉,让人闻风丧胆,战无不胜,轻易的灭掉了周围的五个国家,但从未有人见过他的真实面目,甚至连身份也不知道,神秘的如同鬼魅.
          
        叶离淡淡一笑,利剑挥出,血溅一地.
          
        这对于我来说不过是笑话,这些所谓的神话不过是为了让敌人恐惧先在心理战中输掉,而我叶离就是为了破这种神话而生的.至于战无不胜只是他们太弱,靠樱国灭掉其它过也好,蓄养实力全力对付樱国.
          
        我挥手,无数的战士向鬼面夜叉围去,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他手中陨落,血弥漫成河,双拳难敌四手,他身上也负了伤,体力开始透支,鬼面夜叉今天就让我来看看你是人是鬼.
          
        我驾马奔去,举起了剑,破开了他的面罩,俊秀的面容,无辜的眼神如同受伤的小鹿,我竟然有些不忍,因为似曾相识的面庞,我的心隐隐作痛.
          
        3
          
        他看着我竟然失神,时机来了,我拿起上百工匠专我打造的樱花坠剑,刺向他,如同樱花坠落轻盈疾速,粉红玉坠从他颈上落下,注意力稍不集中,剑偏离了他的心,但依旧刺的很深,血溅了我一身.
          
        我驾起马,接住玉坠飞奔着离开,下令撤军.刺伤他只我唯一可占的便宜了.
          
        4
          
        我的意志已经不清醒,只差一点点就可以让我命丧当场,我倒下的时候他们已经撤军,如果不是,恐怕杀了我他们也不可能离开了.
          
        支援的军队已经到了,凭他们的士兵,一百个鬼面夜叉也插翅难飞,我竟然有些庆幸,我究竟是怎么了,这还是冷血的四王子吗,就只为了一个敌人,甚至差点赔上了性命.
          
        昏迷之中我一直在做梦,梦见那个笑面如嫣的女子,匆匆的来又走,只留下一段回忆还有樱花玉坠.
          
        5
          
        似曾相识的玉坠,樱国象征的花瓣,他果然是那个男子,十五岁的那年我随父亲出使冥国在宫殿里的湖边遇见的男子,原来是冥国的四王子,只可惜我们已经成为敌人,还是头一个让我输的那么惨的敌人,伤口还是会作痛.
          
        .当时的叶离是那么好看却是忧郁,在阳光只下却显的如此阴暗,寂寞,我也是如此的吧,我禁不住上前与他搭讪,他如同笼中鸟一样不快乐,而我想将他放飞.
          
        我拉起他的手,一路狂奔,他没有拒绝,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我们逃过了侍卫,一直向前,去从前不被允许去的地方,如果当时就这样逃走了该有多好,不用面对残酷的现实.
          
        我们之间似乎产生了奇妙的情愫,但我没有告诉他我是谁他也没有问,知道了又会如何,依旧不会有交点.
          
        在冥国过完了我一生中最快乐无忧的日子,我随父亲离去,临走前将随身玉坠给了他,因为我们从此不会再见,在他身上我似乎看见了一种难以言状的叫情的东西,但我不会有,也不能有,我只是工具,为了权力和欲望而生的工具,只要能人生中能有这样一段小小的属于我的回忆就够了.
          
        6
          
        虽然没有刺中要害但是伤口之深还是足足让我休养了半年,樱国也没再来犯,以他们的兵力实在是不足与冥国较量.
          
        这几年来樱国小动作不断,是我们以静制动,表面无任何措施,夜夜笙歌,暗里已是全民皆兵,樱国战争不断兵力早已微弱,只是靠一个鬼面夜叉来撑大局.
          
        兵力虽然不是胜利的唯一因素但对付他们这种不了解敌人军力的也足够了,先只放出一半的军队诱他们深入,双方都失掉大半兵力,然后后续补上全歼敌军,面对鬼面夜叉这种聪明人,最苯的办法也许最有效,是低估他了.
          
        这半年来樱国再没什么动静,已经是原气大损,鬼面夜叉的伤势应该也好不到哪去,样也好,暂时的和平对谁都好,战争牵涉的无辜百姓太多了,为了不用打战而打战,可笑的借口,不知道多少人流利失所,命丧异乡,都只是因为个人欲望.
          
        7
        “我们已经决定和冥国议和,签订停战协议.”父亲冷淡的话语令我震惊,"为什么,您不是想..."
          
        "还不是时机,只要有叶离在一天我们的机会就少很多,再说这不是你所希望的吗,樱宁,爹知道这些年来委屈你了,让你一直躲在面罩下生活,看着你如同男子般上阵杀敌爹也心疼,只要用计杀了四王子爹一定让你有个正常的人生.”父亲依旧没有表情,那张如同纸做的脸,没有笑,甚至不会悲伤,他或许比我更悲哀连心都只是工具.
          
        我的脑里乱成一片,是要我杀了他吗?为了我一直渴望的,我可以吗?上一次本来可以的,我却…但杀了他就像抹杀了我唯一的美好记忆.
          
        8
          
        樱国派使者来商议停战的协议,条件是要我娶樱国二王叔的女儿为妻,并且为表诚意要入赘樱国,他们的用心很明显,将我囚禁在樱国甚至是杀了我,然后灭了冥国.
          
        这条件坚决不能答应,父亲开始也不同意,本来这可以成为他统治史上最明智的一笔,但昏庸的人实在太多那么多灭国的前车之鉴也不足以让他们清醒,大哥和伊姬没日没夜的为父亲灌输,吹嘘樱国的不可战胜,还有只要我去了就能换回和樱国永久的和平,老虎是菜叶可以喂饱的吗?只为了他们的权力就置国家于不顾了.
        中科白癜风  
        连嘲笑的权利也没有了,父王已不再听我的进柬.最后一次他怒睁着在酒色中迷茫的血红双眼怒斥,别以为没有你我们冥国就会灭亡,孤王才是国家的王,再有异议一律诛之.
          
        大哥和伊姬得意的笑着,仿佛天下已经是他们的了.事情已无法挽回,我只能做我能做的,我此去已不在乎生死只要取鬼面夜叉的性命.
          
        9
          
        叶离要和大姐成婚了,这是最好的一步,如果我们只是敌人,我会在新婚之夜杀了他,免除后患,事情比想象中顺利不用我们挑拨叶离便陷入孤境,历史的一幕幕一次次重演,我为他不忍,但对敌人的仁慈便是对自己的残忍.
          
        为了樱国人民早脱离战争苦海,我连自己的一生都牺牲了,变成了杀人的工具,我不知道这样是否值得,连思想都被严密的控制,我只是他们的提线木偶,上阵杀敌又为何要训练一个女子,但我连问的权利都没有.
          
        一遍遍的在烈日下舞着剑,父亲却突然唤我入殿,亲手为我摘下面罩,"以后你再也不是鬼面夜叉了,鬼面夜叉的神话再也不需要了."父亲笑了,嘴角只是在轻轻牵动,像老朽的机器,在看来却有些阴冷…
          
        10
          
        樱国迫不急待的把我接了来,无所谓了反正我已经没了寄托,越早解决越好.
          
        樱国的风北京哪能治疗白癜风光的确很好,漫天飞舞的樱花,青山秀水,如诗如画,如果不会有战争那一切的美好就可以这样延续下去,可惜人是贪婪的,为了追求所谓的更远大目标,牺牲了眼前的美好还有无数生命说是为了人民,其实不过是想满足其贪欲.
          
        在樱国里,我可以自由来去,比在冥国还自由,与我想的囚犯生活完全不同,暗里其实布下了天罗地网,眼不见为静了.
          
        不用再每日的研究兵法战役如此甚好,每日留连风光,但别说见不到鬼面夜叉,连将结婚的妻子都不见,只有二王爷招见过我两次,这样下去我何时才能与鬼面夜叉同归于尽,只夏季怎样治疗白癜风能耐心的等待,我安抚着自己.
          
        樱国的阳光总是那么好,虽然我是一个阴暗的人,对阳光却有着无限的渴望,坐在樱花树下,看着阳光的流逝,过我曾经渴望却遥不可及的日子,无悠的过完我最后的日子.
          
        身后想起很轻的脚步声,应当是武功极高之人,白癜风医院怎么走我没有回头,依旧看着云卷云舒.粉红的花瓣玉坠在我眼前晃了晃,我惊喜的接过,几千的人在原地找了一个星期也没找到的,怎么会在这里?
          
        一女子走到了我面前,粉色的衣和樱花融为一体,光过于灿烂我眯起眼睛才能看清,在阳光下清丽却略带妖气,如同开的灿烂的樱花下有着暗黑的血.
          
        “你是小樱还是鬼面夜叉?”两个身影交叠在一起,“鬼面夜叉再也不存在了,我叫樱宁,樱愫的妹妹.”说话间有花瓣落在她发间.
          
        鬼面夜叉和我思念良久的女子都在面前了,敌人和爱人都是同一个,当时她无声无息的走了,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来寻找她,日日思念的女子,我还是应该杀了她吧,这不是我来的目的吗?
          
        我禁不住皱眉,事情怎会发展成这样的,虽然我知道她是樱国人,但怎么也不能把鬼面夜叉等同起来,“你知道我等了你有多久.”冲动促使我起身紧紧的抱住了她,我曾经多少次想过再重逢就这样抱着她,然后再也不分开.
          
        思念的痛战胜了国家的恨,她在我怀里微微颤抖.
          
        “叶离,带我走,好吗?我不想再做一个杀人的傀儡.”她抬起头来看着,睫毛扑簌簌的,眼里流光异彩的期待,身驱柔的像棉花,我的心中涌上一把火,可是我也是个俘虏,我们能逃到哪.
          
        11
          
        父亲的眼线安在哪我又怎可能不知,只要能过上平凡的日子我可以不 惜一切代价,策划了将近半个月在他大婚的前一天我们才逃脱,躲到了深山之中的小屋,冥国肯定是不能去的,只有暂居于此以后再做打算.
          
        我们在刚逃到深山的晚上就成亲了,叶离衣上的血迹仍未干,触目惊心的红,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我们才得以逃出,他却执意要今日完婚,免得夜长梦多.
          
        我们什么也没有,只换了身干净衣裳,和着带来的酒,以天地为媒,“樱宁,你真美.”他开始意乱情迷的吻了下来,温柔而深情,我的心颤抖着紧紧的闭上眼睛,任又他把我抱入屋里带来的酒,以天地为媒,“樱宁,你真美.”他开始意乱情迷的吻了下来,温柔而深情,我的心颤抖着紧紧的闭上眼睛,任又他把我抱入屋里里一件件的剥开我包裹的花瓣,我也沉醉起中,那夜突然狂风骤雨,将我的声音掩没
        这样的日子过了不知有多久,我一生中唯一的最快乐的时光,过了就再也回不来了,虽然我除了杀人什么也不会,只能看着他为家事忙来忙去,却帮不上忙,看着他把难看的菜叶做成好看的花花绿绿,猎来的动物烹调成美味,真不知道一个王子怎么会这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QQ|小黑屋|开源创客社区 ( 沪ICP备14025914号-3  

    GMT+8, 2013-12-13 10:09 , Processed in 2.260456 second(s), 17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