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mine】 【Wiki】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2|回复: 0

蓦然回首

[复制链接]

1979

主题

0

精华

16

恒心值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985
发表于 2019-7-12 03: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六月飞雪,童话般的传说,遥不可及的梦,不堪回首的往事,感情的挽歌,蓦然回首,终成泡影。
(幸福是有错觉的,沉醉其中的人不敢醒来,因为一但醒来,那将比惊醒一场美梦带来的伤痛更刻骨。)
我叫杨树,住在一个小县城里,在街上巡逻是我的工作,没有昼夜之分,或白天,或晚上。没有时差的人就喜欢这样的工作,就像我。白天巡逻看人,晚上巡逻看天。看哪些人有异样的眼神,那种小偷特有的,或者是看那些开警车巡逻的人何等的威风;晚上看天上的星,流星有转瞬即逝的灿烂,北方的天空,北极星终年守侯在那里,是地球的守护者,如此的不计得失。
6月,天气燥热,出巡的任务减少了。所里为巡警搭建了凉亭,定点值班。巡逻的时间大多安排到晚上,这样最好。即使对许帆来说也算是个好消息。她是一个经常给我送水喝的姑娘,在这样炎热的夏季,她每天都会坚持给我送两次水。口渴的时候,我总是会期待她在人群中出现。一件白衬衫,一条很细的牛仔裤,淡妆,手里提着个水壶,在很远处就对我笑了。同事们都喜欢她,说如果没有她真不知道这个夏天该怎么过。看着她每天被汗水打湿的衣背,并大口的喘气,我真有些不忍心,我会赶紧让她在我旁边坐下休息一会儿。她说:这样的天气如果能下场雪该有多好。她说话总是充满着幼稚和童趣,惹的同事们大笑。我告诉她,你不是窦娥,这里也没有童话,六月飞雪,开什么玩笑。然后我忍不住就笑的合不拢嘴。她生气的看着我,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同事们都止住了笑,可我明明知道她生气了,还是忍不住笑。她更生气了,可马上又不生气了,并高兴地对我说:南极的六月就下雪,这可不是童话,是事实。然后就得意的离开了。我当时一怔,竟然语塞了。在她没有走远时,我对她喊到:那你一个人去南极吧!我不去了,记得带些雪花回来送我。她转过身,微笑着对我喊到:那好啊,我和别人去,到时后悔死你。
对于许帆,我只有亏欠,我除了知道她在一家超市上班之外,对于她的生活根本没有更贴近、更深入的了解。如果用命运解释,大概是她前世亏欠了我,今世来还债了。这样的解释也许太不近人情,如果说她喜欢我,那她的付出就太多了,我不知道她是处于怎样的坚持,因为至今她还没有在我这里得到任何回报,如此的不计得失。
7月,天气依旧,工作继续。连续一个月没有下雨了,如果这个月还是没有几场大雨,那这里的夏季就有可能推迟到9月。当然,街上的行人更少了,没有人愿意在这样的天气出来逛街,38度的高温天气,走在滚烫的水泥路面上,几乎可以嗅到鞋底烧焦的味道。当然,许帆每天早上8点和下午2点都会准时给我送水,然后和我聊半个小时的天就去上班。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漂亮的维族姑娘每天早上8点和下午2点也会准时从这里经过,即使天气再热,她都会穿着她那厚厚的维族服装。是时我会观察她的眼睛,像黑色的耀石,散发凉意,有时我仿佛看到她的脖子好象在扭动,想起了维族舞蹈和咚不拉沉重的响声。许帆每次都会拧着我的耳朵大喊:不许你看她,要看就看我。
其实,如她的身影和眼眸,只一次就足以让人记忆犹新。我开始讨厌夜间巡逻,总是期待那个时刻的到来,和她目光交融的一刹却如同遥不可及的梦。没有追求的意义,时间不可跳跃,倩影难以企及,最终将自己堕落成一个摆钟,在8点和2点,许帆会来给我上发调,并敲响警钟:看够了没有,都快看了两个月了。
8月,终于下雨了,气温骤降,值班亭变成水连洞,雨水千丝万缕的从亭檐淌下,打在地上,溅出去很远。其实人的心是脆弱的,只要你别让美事毁了你的健康努力就可以打动他,就比如许帆曾经就打动了我,当我真心诚意准备接受她时,那个维族姑娘出现了,带了一对勾人魂魄的耀石。我想这样的雨天,她们两个都不会出现了,可是许帆来了,那个维族姑娘也来了。维族姑娘朝我走来,许帆赶紧扑上来把我搂住,像是在显示我们的关系。那维族姑娘今天没有穿她的民族服装,换上黑色的短裙,乳白色短袖衬衣,头发扎起,粉红色唇膏,耀石般的眼睛像是被雨水洗礼过,更加透亮鲜明。她对我说,如果可以,我请你今晚去我们酒吧跳舞。我答应了,如此的干脆。晚上8点,不见不散。是那天我们开始交往的,我以为她对我来说是个遥不可及的梦,但现实终归让人难以理解,她被我打动了。幸福来的如此突然,瞬间就充满全身。不过这对许帆太不公平了,我记得那天她哭了,一个活泼想治疗好白癜风要吃些什么药可爱的女孩竟然哭得那样叫人心疼。同事们都说我忘恩负义,王明还指着我的鼻子说:你就等着后悔吧!我觉得这样反而很好,应该有个了结了。如果真有童话,我情愿那场雨是为许帆而下,让她洗去所有对我的记忆。
9月,入秋的季节,天终于凉了。街上行人多了,小偷开始忙碌,值班亭拆了,白天继续巡逻,但在这秋高气爽的季节,我更喜欢在夜间巡逻。许帆不再个我送水,是我不需要了,还是她找不到见我的理由,不重要了。维族姑娘和我的交往形同虚设,电话超不过3分钟,短信内容大致为:工作一天,累了,想要休息,再见。见面更加尴尬。和王明一起巡逻,同时听见两个方向穿来女孩的呼救声,我们分头行动。我看见那个维族姑娘蹲在那里哭泣,她的手机被小偷抢走了,我晚了半步,我送她回家,碰见许帆和王明一起走过来。事情大约清楚了,在同一时间,许帆也遭到小偷拦路抢劫,只是王明赶的很巧,小偷没有得手。我和许帆相互对视片刻,无语,王明送她回家,我们相逢陌路了。之后,我听王明说他和许帆交往了,突然有种失落感,觉得自己失去了很多。如果有天他们走上婚礼的殿堂,叫我怎样去祝福他们。
※※※
我叫许帆,在一座小县城里的一家超市上班,这个县城小偷很多,单独行走很容易成为他们的目标。向我这样的柔弱女孩就更不用提了。5月,天气温和,街上行人很多,领了工资后打算去犒劳自己。其实小偷的伎俩也不过如此,偷我钱包时被我逮个正着,不过他跑的很快,我想我追不到了,那可是一个月的工资。这时的小偷急不择路,一头撞在一个巡警身上,他抓了小偷,还了我钱包,没等我说个谢字,他已经转身离开了。我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他,经过多方怎样防止婴儿的传染打听,我终于知道他叫杨树,刚来派出所上班不久。         





 (散文编辑:江南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QQ|小黑屋|开源创客社区 ( 沪ICP备14025914号-3  

GMT+8, 2013-12-13 10:09 , Processed in 2.260456 second(s), 17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